联系我们

MORE>>

电子信箱: yd99999@126.com
电      话:  025-52103958(咨询部)
025-51939999(总编室)
手      机: 18963644979
微信公众号: 远东书讯


《溧阳方言俗语》 作者 罗泉报
发布时间:2016/5/24 13:40:44  阅读:2450


      我的老同学罗泉报是一位多产的作家,他热爱文学,大学时代就开始创作,著有《蓬》、《漂》和《炼》等多部小说。他热爱家乡方言溧阳话,善于在创作实践中运用独特的方言俗语。同时,还是个有心人,对溧阳话的独特之处长期悉心观察,点滴积累,不但记录了大量的溧阳方言俗语,而且反复斟酌它们的音、义理据,最后整理成册。现在,这部以“了却规范书面溧阳话的一点心意”为宗旨的《溧阳方言俗语》即将问世,邀我给他写点什么。获此邀约,觉得盛情难却,而且于私于公,似亦责有攸归。
      语言不仅是最方便的交际工具,更是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载体。对于任何国家或民族来说,语言资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然财富。我国的语言资源特别丰富,堪称世界之首,尤其是汉语方言众多,她的多姿多彩,更是任何国家和民族望尘莫及的。
      汉语方言是汉民族语言长期演变发展形成的地域分支,承载着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。她既传承了古老的中华文明,又体现出独特的地域风情,是人类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地域方言,尤其是其中独特的词语,往往以生动的比喻和夸张的手段,特别形象地反映出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和文化特色。罗泉报的《溧阳方言俗语》收集整理了五千七百余条词汇、俗语以及民歌、民谣,其中就不乏极富哲理的精彩比喻。譬如,“一升米养出个恩人,一石米养出个仇人”,意思是:如果救济人家一升米(合1斤半),人家渡过难关,永志不忘;而若救济人家一石米(合150斤),人家从此依赖(习以为常),再伸手若遭拒,便会记恨在心。这个比喻用非常朴实通俗的语言,寓深刻的教育意义于极具生活气息的民谣里,既生动又贴切地阐明了为什么说“救急不救穷”的深刻哲理。它警示人们,帮人要帮在点子上,问题要解决在根本上。其实,处置世间万事,家事(譬如,儿女的养育)、国事、世界大事(譬如邦交、援外),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。
      然而,汉语方言跟所有语言一样,一直处于不停的演化发展之中。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,年轻人多半长期外出闯世界,使用普通话或当地方言,并且“乐不思蜀”,致使一些使用人口本来就很少的方言似乎已经处于濒危状态。于是,不少人士纷纷呼吁抢救方言,网络上甚至有帖子以秦始皇时代的“书同文”比附,用“话同音”来预言方言的末日。各个地方也都担心其方言会被消灭,纷纷掀起了保护和传承的热潮。那么,方言真的会消亡吗?我还是那句话,总的说来,方言只会变化,不会消亡。但是,具体到某个方言,则有可能逐渐消亡。记得有位知名学者曾经说过:“除非使用该语言的全体成员一致决定不再使用它,否则就不会消灭”。譬如像上述那样的少数濒危方言,随着留守老人的逐渐逝去,也就会逐渐淡出交际。事实上,从传承和保护历史传统的角度看,每一个具体方言都必须加以保护和传承,濒危的方言更是迫在眉睫。
      现在的关键是,怎样抢救?如何科学地保护和传承?单纯地呼吁年轻人坚持说家乡话,究竟是否真的奏效?须知,语言是为交际服务的,使用哪个语言或方言毕竟首先要服从交际的需要。其次,语言跟世间万物一样总是处于不断的演变发展之中,不可能永远留驻在原来的状态,这是客观的自然规律,不是任何力量、任何方式阻止得了的。实质上,真正需要、而且可能抢救的不是方言本身,而是方言演变发展的宝贵历史!这种演变足迹和发展历史一旦被忽视而错失,便不可复得;之所以说语言资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然财富,道理就在这里。最近,为了保护国家语言资源,教育部、国家语委还专门启动了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,采取了许多有效、可行的抢救措施,诸如统一规划,建立有声档案,等等。然而,不可否认的是,即使如此,由于种种原因,恐怕还是难以完全覆盖具体方言中某些稀有的俗语或独特的现象;而这类资料往往最能折射出该地人民的智慧和独创,只有“生于斯,长于斯”、深谙当地文化传统、同时又具有一定探索精神的人士才能比较精准地挖掘出来,这就需要鼓励和动员当地社会力量的参与。各地已经或正在收集编撰的方言俗语,正是不可多得的补充,尽管从专业的角度来看,此类集锦也许还不那么规范。《溧阳方言俗语》的问世正当其时,是为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11月6日于北京
作者简介:
 罗泉报 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日(巳卯年十一月初十)生,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卒,只将写作当作自掘坟墓看,自有口号曰快乐写作。身为江苏溧阳人,多以溧阳人为原型写有《她》、《浪打浪》、《野毛哥哥》、《老姨大》、《老裁缝的尺》、《疯爷》、《邹庆和他的两个儿子》、《斜纹》、《墨斗面皮》、《坟地里挖出的故事》、《一个成功父亲的败退》和《原来你不是这样》等二十多个短篇小说(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起陆续发表于相关报刊),读过中小学和大学,到过北大荒和塔黒木,以同学和边民为原型写有《蓬》(2007年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)、《漂(繁体字本)》(2010年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)、《漂(简体字本)》和《炼》(2013年香港天地),以及即将脱稿的《同学》等四部长篇小说。由于自己不会电脑,文稿打印等全赖女儿罗莎菲,藉此说一声,女儿你辛苦了!


 电子信箱:yd99999@126.com
版权所有:南京远东书局